不要让共享单车落入治理怪圈

2018-12-06 09:35:56 来源: 法制日报 作者: 何睿

政府管理是一项精细活儿,对一个新生事物应该秉持开放包容的态度,综合分析利弊,发扬有利的方面,通过科学的管理消解不利的方面,这才是政府管理智慧与水平的体现

这两天,一些媒体开始关注共享单车的命运。《三湘都市报》报道,共享单车的用户普遍反映“好车变少,找车太耽误工夫”。《陕西日报》也报道,市民感觉“车量锐减,用户无所适从”。《广州日报》更是发问: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媒体的报道反映了真实的现实。9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暂停在北京市新增投放共享单车。至此,包括上海、深圳、广州、北京4个一线城市在内,全国共有12个城市先后宣布暂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同时,上海市还开展了近1个月的集中整治清理行动,一旦发现有新增投放车辆行为,通过核查确认后,将立即予以制止,并对相关企业予以曝光、作为企业违规行为记录在案。

不可否认,前几年共享单车确实出现了野蛮生长的情况,乱停乱放,阻碍交通,挤占公共资源的状况十分突出,给城市治理带来了很多麻烦。在经历了市场过度竞争、无序投放后,暂停投放给了政府和企业一个缓冲之机。这有效地纠正了市场失灵,起到了刹车作用,客观上也平衡和规范了共享单车的市场竞争。

然而,之后的问题同样尖锐,那就是还要不要共享单车?如果主管部门长期禁止投放,任街边单车长时间损坏老去,能使用的越来越少,那么就意味着共享单车将在行政干预的情况下被逐渐淘汰,曾经热闹一时的共享经济有可能会成为历史。显然,这并不是各地政府管理共享单车的初衷。

那么,共享单车到底有哪些好处?首先,共享单车符合绿色出行的环保理念,这也是人类未来可持续生存发展的方向;其次,它解决了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的现实难题;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了共享单车出行,骑行共享单车已悄然成为人们日常的生活方式。所以,在经历了对共享单车的“控”以后,似乎也到了要考虑有序发展的阶段。

需要注意的是,暂停投放不是永久停止,不是禁止投放,更不是对破损的单车不更新。在各地对共享单车进行总量控制的同时,对破损车辆及时更换、修理是科学管理共享单车的第一步,否则不能使用的单车无人管、无人问,占据城市资源,那将是更大的浪费和无序。

而从长远来看,对共享单车是禁是治也要拿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来。一禁了之的管理很简单,但也是各方获益最差的。政府管理是一项精细活儿,对一个新生事物应该秉持开放包容的态度,综合分析利弊,发扬有利的方面,通过科学的管理消解不利的方面,这才是政府管理智慧与水平的体现。

如果说暂停投放是面对共享单车管理困局的一个权宜之计,那么现在已经到了要从城市发展全局出发,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的时候了。长期禁投不利于共享单车的发展,也不利于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甚至可能会形成“保护”早期投放企业的局面。这样做引发的后果就是市场一潭死水:存量企业无竞争压力,轻视管理,坏车越来越多,共享单车不仅无法有效满足市民出行,还变成了城市“包袱”。显然,充分开放的竞争、动态科学的管理应成为题中之义。

“一放就乱,一管就死”是长期以来政府管理的怪圈,共享单车能否跳出这个怪圈,衡量着改革四十年的政府管理水平。对共享单车这个问题,政府不能再回避,应及时给出结论,拿出办法,这既是社会治理的需要,也是国家保护和促进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的需要。(何睿)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冷媚
专题 更多>>
国内 更多>>

专家:汽车成互联网+人工...

“在科技革命浪潮下,人工智能领域在近年迎来大爆发,不同领域的跨界融合,让汽车成为了践行互联网加人工智...

中国气象局与招商局集团...

12月17日,中国气象局与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在京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聚焦气象观测、气象预报和服务...

航空强度技术为高铁研制...

近年来,中国高铁发展日新月异,改变着人们的出行方式。当你乘坐着高铁,体验着一日千里的便捷,赞叹中国速...

第十二届中国产学研合作...

12月19日,来自全国产学研界第一线的千余名代表将出席于2019年1月6日在北京举办的第十二届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

中消协发布部分企业服务...

12月19日,中消协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重点服务领域部分企业服务热线体验式调查结果,并发布调查报告。

科报集萃 更多>>

播种海洋文化的种子&nbs...

“哈工大附中的毕业生应该知道九天揽月,也应该了解五洋捉鳖,因为他们就是未来实现科技强国的开拓者、实现...

田伟教授当选为法国国家...

12月18日,法国国家医学科学院院士大会在法国巴黎召开,大会通过决议,增选中国外科专家田伟教授为法国国家...

218.5亿 助湖南民企度“...

14家金融机构、200多家企业、40多家协会……19日,在长沙高新区启动的“湖南省民营企业融资对接会”上,该省...

悠悠四十载 两代戎装情

父亲1963年出生,1980年入伍,是原武警北京总队第十一支队的一名战士。虽然只有三年的军旅生涯,但他进过教导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