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中国·前沿访谈|九天微星:来一张太空自拍吧!

2019-05-05 10:51:32 来源: 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欢迎您-科技日报 作者:

走进九天微星,仿佛自己“归来仍是少年”。

科幻感十足的卫星星座计划,向人们昭示“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当你还在妈妈的怀抱,不经意间仰望浩瀚的太空,心底总会涌起无限向往,仿佛人类的故乡远在氪星。地球是家园,宇宙是故乡。

这种感觉在谢涛心里尤其强烈。曾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等单位服役十多年的他,参与过很多国家航天项目,曾经和多数航天人相似的人生轨迹,因为2014年3月8日的一件事,发生了改变。

初心

2014年3月8日凌晨,一架满载两百多人的马航MH370航班消失,在卫星、雷达面前完美遁形,至今下落不明。这让谢涛这个年轻的航天人无法接受,如果这件事发生在20世纪尚可理解,但是现在卫星导航系统这么发达,却把一个庞然大物弄丢了,肯定是哪儿出了问题。

他认为问题出在了卫星上。更确切地说,出在了低轨小卫星上。高轨卫星“站得高看得远”,但都有固定的轨位和任务,监测的都是国计民生的大事,像野生动物、无人机、石油管线的监测,依靠低轨小卫星才能广域覆盖,并通过接入物联网实现真正的“万物互联”。为了补足这一短板,各国在商业航天领域掀起了一股新的太空竞赛,竞相布局低轨小卫星系统。事实上,天基通信和地基通信一直都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目前全球有地面基站和海底光纤信号覆盖的地方只占地球表面积的10%,另外90%都处在通信盲区。低轨卫星因为离地球近,通过更密集的分布可以实现对地面的全覆盖。

在这样的愿景下,2015年6月,九天微星正式成立,专注于小卫星总体设计、通信系统研发和组网核心技术。

这一年,也是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的元年。 现在在轨卫星有近一半都是美国的,面对太空领域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仅仅靠国家层面那些大卫星是不够的,来自民间的力量也很重要。国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2016年12月27日,国新办发布《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鼓励更多的社会资本和力量加入卫星系统与应用,大力推动商业航天发展。

造星

“每个轨道布置12颗卫星,共6个轨道,72颗卫星就可覆盖整个地球。如果有了这套系统,马航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谢涛大学刚毕业就进了航天大院,先后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等航天机构任职10余年,参与过嫦娥探月工程等国家项目,四年前却跨出了惊人的一步,成立了北京九天微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专注于航天技术创新应用。

然而,和拥有成熟的商业卫星技术和背后强大的投资支持的“美国同行”不同,此时的谢涛拥有的只是一个梦想。“如果这时候参加大赛,可能连初审都过不了。”后来获得第六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行业总决赛成长组冠军的谢涛说。

普通老百姓也能发射卫星上天?即使在现在,这个事业现在对有些人也是天方夜谭。 谢涛的公司成立初期,没钱,没人才,没方向……他甚至做好了卖房子筹款的准备。好在他们坚持下来了,持续的投入和研发终于得到了回报。九天微星先后拿到了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认证、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证,投资和项目合作陆续找上门来……

九天微星把自己定位于航天技术创新应用服务商,主要专注于卫星产业链的两端,商业模式一端是卫星的总体设计和通信系统研发,另一端是卫星应用市场和终端市场。中间是单机、分系统、整星AIT、发射、测运控、保险和行业咨询等环节,这些交给专业的合作伙伴,共同构建完善星基物联网的产业生态。

2018年12月7日,九天微星发射 “瓢虫系列”卫星,将在野生动物保护、野外应急救援等领域开展物联网系统级验证,为服务行业客户奠定基础。为了践行“人人皆可参与航天”的使命,瓢虫一号卫星上安装了LED显示屏和自拍相机。卫星进入太空后,屏幕可显示用户上传的画面,以地球或太空为背景拍摄一张全球独一无二的太空自拍。作为全球首颗搭载太空自拍功能的卫星,瓢虫一号攻克了显示屏在太空暴露中的环境适应性难题,突破了低成本磁控展开式结构设计等关键技术。2019年1月28日,瓢虫一号登陆央视网络春晚,为FAST天眼团队和歌手张靓颖拍摄了0001号太空自拍,实现人类首次与真实地球的合影。2018年2月19日,元宵节夜,九天微星通过瓢虫一号的星光闪烁功能,与知乎、美国国家地理合作发布了首个太空灯谜。

2016~2017年,九天微星研制首星的投入是900万元。2018年,在瓢虫系列卫星上的投入是3500万元。2019年,与中科天塔、航天八院、长城公司合作的“一箭四星”项目,预算是2~3亿元。至2022年物联网星座部署完成,预计需要累计投入20亿元。面向未来,九天微星一方面将联合科研院所和高校,扩大航天领域的STEAM教育服务范围,创造更丰富和受欢迎的教育产品,满足青少年对于未知领域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另一方面,九天微星将通过快速构建物联网星座,促进全球范围内的万物互联和产业信息化升级。目前我国地面基站很多区域无法覆盖,“一带一路”“走出去”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完善,卫星可以实现海、陆、空重大资产的数据监控和回传,在重型机械、固定资产、物流运输、无人设备、海陆空环境等全产业全流程位置及状态进行信息监控,建设智慧地球。

少年强则中国强

“我们本来要做星座组网这样高大上的东西,结果半路做起了教育。”2016年4月,九天微星参与承办了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科协、中国教育学会共同发起的“中国少年微星计划”。

10多万名中小学生参与卫星功能的创意设计,“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孙家栋院士出席活动,神舟飞船首任设计师戚发轫院士指导和鼓励同学们完成了“少年星一号”原型样星的制作。2018年2月2日,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搭载“少年星一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少年星一号”作为首颗教育共享卫星,为中小学生提供测控真实卫星的体验,重新定义我国航天科普教育场景。2018年7月2日,九天微星首个航天科普研学基地落成,为青少年提供在轨卫星互动体验。

2018年2月11日起, “少年星一号”根据地面指令,陆续向少年星主站及校园分站发回多帧对地成像照片。

要实现商业化航天,卫星成功发射只是事业的起点。谢涛表示,九天微星的定位是对标美国Orbcomm、OneWeb等民用航天公司,与中国航天国家队一起努力,在新的星际大航海时代抢占有利位置。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赵卫华
石墨烯农业应用研讨会举办暨石墨烯农业...